您现在的位置:矿十新闻网>文化>谁是19世纪最伟大的插画艺术家?

谁是19世纪最伟大的插画艺术家?

人气:3678    2019-11-21 16:41:43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梅林》,平面印刷,1893-1894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是19世纪英国最伟大的插图画家。他的名声代表了英国文化和历史的某个时代,是唯美主义的实践者。此外,黑白画《艺术换艺术》(Art for Art)贯穿了他26年的短暂一生,他的生活传奇而简单。

唯美主义——艺术与道德无关

作为唯美主义运动的实践者,对唯美主义的初步理解是理解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前提。在19世纪西方众多的文艺思潮中,唯美主义虽然持续时间很短,但却给后世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艺术家奥布里·比尔兹利

一般来说,唯美主义的发展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在第一阶段,唯美主义运动的中心通过约翰·罗斯金、沃尔特·佩特·佩特(walter pater Pater)等人的推广从法国转移到了英国。第二阶段大致可以概括为“王尔德时期”,比亚兹莱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

奥布里·比尔兹利,《丘比特从花园里开车》,平面印刷,1896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莎乐美的厕所》,平面印刷,13.4×22.4厘米,1894年

根据唯美主义的定义,艺术和道德是完全独立和相互排斥的领域。它认为艺术家本身应该是自由的,艺术创作不应该受到道德的影响。此外,其他唯美主义者也试图重新定义艺术与生活的关系,可以概括为“生活模仿艺术,自然模仿艺术”。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莎乐美的化妆品》,纸笔,1894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施洗者约翰和莎乐美》,纸和笔,1893-1894年

在现代西方文学艺术领域,几乎只有美学家如此执着于追求形式美。英国作家和艺术家奥斯卡·王尔德曾强调“形式就是一切...从崇拜形式来看,没有你看不到的艺术之谜。”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卢西恩奇怪的生物》,平面印刷,12.7×22.9厘米,1894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玫瑰两性》,平面印刷,1894年

其次,唯美主义者对美的追求近乎痴迷,即使他们直面冰冷的现实也不会害怕。一方面,他们无视现实,退回到他们设想的伊甸园。一方面,它直接以痛苦为乐,“通过感官治愈灵魂的创伤性痛苦,通过灵魂缓解感官的饥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希律王的眼睛》,纸上墨迹,1894年

简而言之,起源于维多利亚时代晚期的唯美主义运动以奥斯卡·王尔德被捕为标志而匆匆结束,但其影响深远而持久。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莎乐美》封面草图,纸与墨,1894年

充满女性角色的生活

奥布里·比尔兹利,《湖中的神剑》,平版印刷,1893年

比兹莱之所以为中国人所知,是因为它始于20世纪20年代鲁迅、田汉等人对他的作品的介绍和出版。这位26岁的画家死于肺结核,死前只接受了两个月的正规艺术培训,但在他五六年的创作生涯中留下了大量有争议的作品。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化装舞会,纸上的钢笔和墨水,1894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七巧板》,纸上墨迹,16.5×17.5厘米,1893-1894年

现在看来,比亚兹莱的作品是精致的维多利亚时代最饱满的果实。这幅画中人物的善恶完全混合在一起。奇妙的黑白和细线的节奏准确地展示了新装饰艺术的内在精神。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舞者前进》,油毡浮雕,14.3×22.6厘米,1894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高潮》,纸笔,1893年

然而,未知的是,在某种意义上,他画中诱人的“妖女”形象实际上是他短暂一生的写照。比亚兹莱将他生命中为数不多的女性描绘成19世纪末的颓废景象。将那种病态的、糜烂的、但极其微妙和奇怪的美永远留在世界的心中。

奥布里·比尔兹利,《一千零一夜》,平面印刷,1897年

关注官方微博“时尚集市艺术”,

绝不能错过更多精彩的艺术内容!

比亚兹莱成长在一个由女性主宰的世界,从小就在母亲和姐姐的保护下生活。缺乏父亲的爱使他缺乏阳光和毅力。此外,他从小身体虚弱,7岁时被诊断患有遗传性肺结核,这相当于被判“死缓”。持续的发烧、咳血和精神上的孤独就像他身后隐晦的死亡。

奥布里·比尔兹利《奎因从未让她成为修女》,平面印刷,1893-1894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施洗约翰和莎乐美,平版印刷,1893-1894

因此,带着对不可预知的死亡的恐惧,比兹莱几乎从未体验过他童年应该有的幸福。让他更加无能为力的是,他对母亲照顾和母亲过度保护的渴望一直在暗中与他角力,这也使得两人的关系经常处于冻结状态。然而,他对妹妹的感情很深,甚至演变成带有情欲的幻想。......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黑色斗篷》,纸上墨迹,15.9×22.4厘米,1894年

与母亲和妹妹的不寻常的关系使得比兹莱对女性的态度总是矛盾而晦涩,这种复杂的情感也直接反映在他的作品中。

奇怪的黑白插图

奥布里·比尔兹利,“终端神之间的金星”,平面印刷,17.8×22.5厘米,1895年

事实上,许多人第一次看到比亚兹莱插图时,就会被它们浪漫而神秘的表情所吸引。许多角色就像沉溺于邪恶的鬼魂,他们非常病态,但充满灵性。这幅画之所以表现出“怪美”和“恶美”的样子,是因为它是唯美主义的审美特征之一。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黑猫》,纸笔,1894-1895

为此,比亚兹莱曾经说过:“我只有一个目的——怪诞。如果它不是怪诞的,我什么也不是。”正是凭借这种创造性思维,艺术家们才能描绘出这样一个空灵而梦幻的世界。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孔雀裙》,纸上墨迹,16×22.7厘米,1893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亚瑟王如何看待探索野兽》,平面印刷,27×38厘米,1893年

例如,在作品《亚瑟王如何看待奇异野兽》(How King Arthur Saw The Queering Beast)中,画面的丰富细节其实就在别处:亚瑟王纤细的身材是由英国艺术家爱德华·伯恩·琼斯爵士创作的,而孔雀则源自美国艺术家詹姆斯·惠斯勒的代表作《孔雀厅》...

奥布里·比尔兹利,《红色死亡的面具》,平面印刷,1894-1895年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创造的梦幻世界独立于画面中的人物。他总是实践超越现实的唯美主义理想,认为作品越大胆、越离奇,艺术价值就越高。此外,与通常从现实中提取的作品不同,比亚兹莱的创作灵感通常来自于抵抗无聊现实的想象。

奥布里·比尔兹利,“豪拉·比厄是奥德写给西里斯特瑞姆的”,平面印刷,1892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崔斯特瑞姆爵士如何喝爱情饮料》,纸墨水,21.2×28.2厘米,1893-1894年

其次,比亚兹莱充满动物性吸引力和享受的作品也被定义为“建立在美味中的疯狂”。因为他们的风格与“强调怪异”和“强调幻想”的年代主义极为一致,他们也经常被称为腐败的堕落作品。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犹大之吻》,纸笔,22×31.4厘米,1898年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埃德加·爱伦·坡的《太平间街的谋杀》,平面印刷,1894-1895年

此外,为了反抗当前的时代监狱——极度张扬精神道德,以比亚兹莱为代表的唯美主义者在作品中肯定了身体享受。例如,在作品《肚皮舞》中,艺术家将画面分为上下两部分。莎乐美,她穿着薄纱,露出胸部和胸部,和那些演奏音乐的恶灵们“互相逗乐”。这无疑是对时代的挑战。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肚皮舞,16.8×23厘米,1893-1894年

虽然他画中的色情元素最被时代所鄙视,但仔细观察发现他的色情人物有一种距离感。每个形象都充满了风情,但很难区分善恶。这种疏远的性其实比虚伪的道德要好。

奥布里·比尔兹利的《灰姑娘的拖鞋》,纸上墨迹,1894年

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比亚兹莱总是与当时的主流文化背道而驰,但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改变方向。现在看来,也许正是他对艺术的开拓态度让他在历史的尘埃中闪耀。

[主编,温/赵陈子]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哈珀集市艺术系创作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极速快3app 陕西十一选五 江西快三 香港六合投注

上一篇:今天,北京世园会闭幕 你去打卡了吗?
下一篇:广州104位老人获得首批“高照险”补贴,每人每月最高500元

热门新闻
收藏 顶部